您现在的位置:信鸽中国>> 最新动态>> 信鸽头条>>正文内容

胡同里的养鸽人:爱鸽子,爱这片青砖灰瓦


每天一早一晚,邹立明打开鸽笼,放飞鸽子。


邹立明在鸽舍里对鸽子进行日常检查。

  每座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声音。北京城的声音,自然少不了悠扬的鸽哨响。有人说,鸽哨,是北京的“空中交响乐”。往胡同深处走,这交响乐便越来越真切。

  晨光熹微,东四胡同群上空,鸽群盘旋而过,发出动听悦耳的鸽哨响。胡同中部的一个平房院儿屋顶,一位长者挥舞着缠着布头的竹竿,像给鸽子发号施令一般。收到号令,鸽群忽上忽下、结队盘旋,鸽哨声高低起伏、忽远忽近。约莫半小时,饭点临近,鸽群“归家”、鱼贯进入鸽舍,发出“咕咕”的声响,仿佛等待着饱餐。

  这位长者正是鸽子们的主人——邹立明。邹立明今年65岁,从小就住在东四,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他养鸽子,足有50个年头了。“对鸽子,应该是一种天生的喜爱,小时候院子北屋的老东家是旗人,养了不少鸽子,我就老跟着他们看、学,一来二去养上了,这大半辈子就没放下。”邹立明说。据史料记载,明代起,皇城里就饲养着大量鸽子,清军入关后,八旗子弟中兴起各类生活艺术,养鸽子就是其中一种。

邹立明摇晃着挂着红布黑布的竹竿指挥鸽群。这被称为“盘鸽子”,是养鸽人的乐趣之一。

  养鸽子,重在训练鸽子的归家本领。“一早一晚,把鸽子撒出去,跟着我这个指挥杆飞,绕着屋子越飞越高,天天如此,鸽子越飞越健壮、越飞越机灵。”说起鸽子,邹立明滔滔不绝。在他的手边,还有他收藏多年的几十个鸽哨。鸽哨样式不一,有葫芦的、联筒的、星排的,多由竹子、葫芦等制成。给鸽子尾巴上戴上鸽哨,飞的时候翅膀振动产生气流,发出忽远忽近的鸽哨响。“材质样式不同,鸽哨发出的声音也不一样。联筒的,音高;葫芦的,声音发闷,给鸽群戴上这两种鸽哨,整体就会有高低起伏的声响,很动听。”邹立明一边说一边演示。

各式各样的鸽哨也是邹立明的宝贝。

  饭点到了,他将鸽粮均匀撒在食槽里,鸽子们立马埋头开始饱餐。鸽粮品种丰富,有玉米、大豆、花生、葵花籽等七八种粗粮。“小家伙们金贵着呢,得细养。平时的鸽子粮,得确保碳水、油脂等营养全面。春天得给鸽子打疫苗、下崽儿,生病了还得上宠物医院瞧病,一年养这100羽鸽子里外里花费得上万,除了接送孙子上下学,时间全花在鸽子身上了。”邹老爷子掰着指头笑着说,但自个儿心里头高兴,心甘情愿。心烦了,鸽子棚里待会儿,看它们自由自在地飞会儿,什么烦心事儿也没了。

邹立明爱鸽子,一有空闲时间就和鸽子们待在一起。

  主人待鸽子好,小家伙们也替主人争了光。在今年7月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天安门广场放飞了10万羽鸽子,其中有邹立明养的30羽。“直播刚结束五分钟,上房一瞧,鸽子就入笼了,那时候心里真是骄傲、自豪啊!”邹立明说,自己喜欢鸽子,喜欢它的鸽哨响,但更喜欢这片青砖灰瓦。这是老北京的文化,希望能长长久久地传下去。

邹立明捧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和平鸽放飞荣誉证书笑开了怀。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