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信鸽中国>> 最新动态>> 信鸽头条>>正文内容

上海中心城区还有多少信鸽?沪体育局:信鸽会员可能逐步迁出

  上海被公认为中国现代赛鸽活动的发源地。信鸽不仅是竞技体育赛事中的动物“运动员”,且承担着重大活动中的特殊任务,如奥运会、世博会等庆典仪式上放飞的和平鸽,都是各地信鸽协会向会员征集的信鸽。不过,不少市民关心,信鸽的饲养、放飞以及鸽舍搭建是否规范。市人大代表蔡华认为,要减少“信鸽扰民”纠纷,应对养鸽户有鸽子总量的限定。日前,她提交的这份建议得到承办部门的最新答复。

  信鸽项目是一项人与信鸽相结合的体育运动。信鸽协会会员饲养并训练信鸽作为“运动员”,信鸽对会员有一定的依存关系。鸽舍既用于饲养信鸽,也是参赛鸽比赛的“撞线”点,是信鸽竞赛的必备设施。因此,养鸽户一般在居住地自建鸽舍。“但由于鸽子饲养的特殊性——每天要放飞,在放飞的过程中鸽毛、鸽粪在空中随处散播,对周围环境的影响不可避免。”蔡华表示。目前,信鸽扰民纠纷主要包括养鸽户违法搭建、在不适宜的地方养鸽、不按规矩养鸽,影响邻里生活、造成污染环境等问题。

  处理信鸽扰民纠纷也有一定困难。首先在于管理制度。《上海市信鸽活动管理规定》明确了鸽舍搭建基本标准,但实际操作中仍有问题,比如要求内环以内不得发展新会员等,与目前市民迁居中外环的常态状况不相适应,再比如跨区养鸽存在监管空白,缺乏每户总量控制等。按照现有规定,鸽舍每平方米所饲养信鸽应控制在8羽以下。可随着居民居住条件的改善,尤其联排、叠层别墅等兴起,建个二三十平方米的鸽棚非常容易。“所以每平方米控制在8羽以下,而不对每户总量控制是不妥的。”蔡华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管理规定》中部分限制条款已明显滞后于城市的发展变迁。

  作为传统体育社会组织,市信鸽协会擅长组织赛事活动,但在参与社会治理方面,为基层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与社会发展还不相适应,对《管理规定》中的部分条款贯彻、执行不到位。协会实行属地监管,会员情况也比较复杂。据市信鸽协会不完全统计,会员普遍年龄偏大,60岁以上超过七成。不少会员养鸽数十年,把养鸽作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会员来自不同社会阶层,有赖以谋生的残障人士,也有养鸽盈利的职业赛鸽者,一些信鸽品种优良、身价不菲,处理不当易引起较大矛盾。

  市体育局表示,今年将启动《上海市信鸽活动管理规定》修订工作,在立足实际、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充分考虑近年来市民集中反映的问题,充分吸纳各方提出的意见建议,加强与城管执法等相关部门的沟通,形成合力,使该文件合法、科学、可操作。其中有设置缓冲期的考虑,如对部分中心城区居民区的存量信鸽协会会员,是否提出在一定期限内逐步迁出的处置意见,并将进一步研究论证。同时,推进市信鸽协会制定标准规范行业。市体育局表示,在修改《管理规定》及配套实施细则的同时,将指导市信鸽协会制定信鸽活动团体标准,进一步细化会员注册及变更要求、鸽舍搭建标准、信鸽饲养及放飞规范、养鸽数量限制等细节,建立健全制度,填补监管空白;要求协会公开透明地参与社会治理,提高工作效率,严格落实各项标准,接受政府和社会大众的监督,尽可能减少因为信鸽饲养与训放带给市民的困扰,减少邻里之间的矛盾与冲突。

  按照《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条例》《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条例实施办法》等法律法规赋予的职责和权限,城管执法部门对居民饲养信鸽影响市容和环境卫生且拒不改正的违法行为实施行政处罚,对污染环境严重、周围居民意见大的,可责令拆除鸽舍。

  据悉,2019年,上海全年共依法查处饲养信鸽影响环境卫生案件5件,依法拆除住宅小区违法建筑20722处、108.70万平方米。市城管执法部门表示,2020年,将积极配合体育部门研究制定信鸽饲养活动管理规定实施细则,探索更符合上海国际大都市实际的信鸽饲养活动管理准则,从源头上消除饲养信鸽对周围环境造成的影响。同时,依托全市5950个城管社区工作室,加大住宅小区违法搭建执法管控力度,对违法搭建行为人依法严格处罚,将违法案件信息在市城管执法局政务外网上公开,并录入本市公共信用信息系统实施信用惩诫,对附有违法建筑的房屋予以注记,限制其交易及抵押贷款。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