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信鸽中国>> 最新动态>> 信鸽头条>>正文内容

如果饲养信鸽是藏富于民,能否多给它们一点空间?

在新冠疫情之下,鸽友们除了健康安全以外,有两个共同的担心:一是鸽粮的问题,另一个就是个别地区以防疫为由发起的拆除鸽棚问题。

    关于鸽粮,还可以想方设法;关于强拆鸽棚,处于风口浪尖便显得束手无策。

    当我们从网络看到某鸽舍被拆的视频,看到一只只被闷死的鸽子,听到鸽友无助的呼声,心中难免会痛。

    天津红桥区刚开始说要拆鸽棚的时候,听鸽友在群里聊天说:“北京没事,到北京来养吧!”

    为什么北京没事呢?因为每年国庆有一个传统——在天安门放飞信鸽!这些平日里被人认为影响市容卫生的鸽子,一下成为和平的象征,有了国家需要。因为国家需要,北京的养鸽人得到了保护。我想很多鸽友还记得北京一位鸽友,因为响应了国庆的和平鸽放飞活动,其鸽棚得以保留一半的结果。

    刚带潮鸽接触鸽圈的时候,潮鸽每天都有不少问题,每天都要和他讲许多关于养鸽赛鸽的事,有积极的赛鸽精神,有赛鸽环境的尴尬;讲到信鸽与和平,也讲到信鸽与战争……一天潮鸽突然得出一个结论,说:“饲养信鸽是藏富于民!”

    作为一位初涉鸽圈的新手,潮鸽的总结令我和几位鸽友一时无语,因为今天我们只把鸽子当作爱好,当作产业,当作工具,但从没有把信鸽联系到国家命运。

    我们知道信鸽之所以称为信鸽,就是它们可以传递信息。我国在春秋时期就有了利用信鸽传书的记载,后来信鸽的特性也常被用于战争,据“八一电视”的一个专题片所言,二战时有二十万军鸽牺牲,有不少信鸽立下赫赫战功。

    在中国的养鸽史上,李梅龄前辈1935年首次打败西方人,飞得天津至上海的冠军,名震中外鸽坛。后来抗日战争爆发,国民党国防部长何应钦亲自具函,希望李梅龄捐献赛鸽,参加作战部队的通讯任务。为了抗日,李梅龄前辈当即选了十几羽最优秀的赛鸽,捐给军部……

    关于鸽子与战争、灾难、与人类命运的故事实在太多,从诺亚方舟,到汶川地震,鸽子送出的信息救过许许多多的人。

    我们知道,过去无法比拟今天的科技,今天是和平的年代,没有战争,也没有人愿意突临的灾难。航海不用鸽子了,探险不用鸽子了,鸽子的作用似乎不那么重要了。但是有没有想过,信鸽向来不是私宠,它们一直与人类的命运息息相关。今天国家不可能遍布每一个区域饲养信鸽,那么这一个任务,恰恰就于无形中降临到养鸽爱好者,国有需用,一声号令,一只只信鸽,就能成为一支支奇兵,就能成为救命的信使!所以说,“饲养信鸽是藏富于民”!我们应该给鸽子多一点空间。

    再者,不养鸽子的人在围观鸽棚被拆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信鸽的价值,也不知道丰富的信鸽运动,更不晓得养鸽人为什么为了鸽子撕心裂肺。

    在比利时,信鸽出口成为一国的经济支柱,在全世界,有着上百万的爱好者,为着不死必归的鸽子痴迷,心甘情愿地投入资金与时间。

    在中国,同样有着几十万养鸽人,有成百上千的团体、企业以鸽子为生存。饲养信鸽已经不仅仅是一种爱好,同时也创造着庞大的经济效益,提供着就业岗位。

    在新冠疫情之下,中国信鸽协会发起的募捐达九百多万元,此外还有鸽界爱心人士各种途径、无法统计的捐款捐物。抛开国家战略,仅信鸽现有的产业价值而言,信鸽饲养也是一种藏富于民的表现,我们也应该多给鸽子一点空间。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