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信鸽中国>> 最新动态>> 信鸽头条>>正文内容

再说赛鸽家飞:科学系统的训练至关重要

本月二十三日凌晨在中信网写了一篇日志《我本将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本是无病呻吟的小文,因部分内容涉及到赛鸽家飞,有几位感兴趣的鸽友通过电话、微信恰询,余心甚慰。

  一般情况下,日记形式的东西是记载内心的感受和生活中遇到一些事件,是给自己看的,既然发表出来,就得客观、严谨,否则就有“误人子弟之嫌”。

  至今记得,四十年前,我的一位老师在课堂上说过:误人子弟与男盗女娼同样可耻!

  那篇日志是在心境不太平和的状态下写成的,条理不太清楚,概括得也不太完整,起码有两点遗漏了,仔细想想,为了自己、为了他人还是补充一下为好。

  这里不说家飞对于赛鸽多重要多必要,看过拙文自己体会。一些忽视赛鸽家飞,认为“鸽子就是飞得东西,没有家飞一样可以取得好成绩”的鸽友你可以略过。

  我是高度重视赛鸽家飞的那部分人之一,个人以为:科学系统的家飞训练至关重要!

  很难想象没有科学、系统训练的刘翔在赛场上能力压群雄争金夺银。“足球要从娃娃抓起”,赛鸽的家飞要从开家、蹲房开始。

  这个时期的赛鸽尚且年幼,起飞笨拙、飞行姿态生疏,应该属于“蹒跚学步”阶段,这个阶段的小家伙们好奇、兴奋,忽而拔高忽而俯冲冲刺,三三两两很难结群飞行,这是幼鸽的学习阶段,切忌惊吓和急于求成,否则会造成损失。很多鸽友的爱鸽就是这个阶段迷飞、游棚或者撞伤的。

  当这些赛鸽的飞行技能逐渐熟练和固定,它们开始结队绕舍飞行,我们姑且把这个阶段叫做第二个阶段吧。

  鸽子天生就爱飞,健康的鸽子更是爱飞!由于这个阶段的赛鸽大多还处在“黄金六十天”时间段,骨骼、肌肉、内脏器官尚处于发育阶段,要严格控制家飞时间,过度运动会对它们造成隐性伤害。

  个人以为,这个阶段的赛鸽主要任务是熟悉飞行技能,发育完善身体机能,强筋健骨、提高代谢水平、储备能量和能力,迎接换羽期后的高强度的“强制家飞”阶段。

  说到这里,想起我的一个老朋友,这个家伙满棚大名鸽,绝大部分是世界级名鸽的子代,那段时间忙于生意或者不屑参加地方赛事,每年出的优质幼鸽直接关进死棚,觉得条件差点的送给朋友参赛,他的朋友用那些“差点”的鸽子在当地没少飞出好成绩。

  我记得很清楚,2016年这家伙心血来潮,要参赛了!先是系统整理,然后强制家飞、路训。

  一路下来,积攒三年的近三百羽“优质幼鸽”家飞就损失将近三分之一,路训到200公里左右已经所剩无几了,“丢就丢了,剩下的全是好的”这家伙振振有词,美其名曰:破坏性试验。两场比赛下来——估计大家也能想到,赛鸽丢得一塌糊涂!飞得也是一塌糊涂。

  是种鸽不好?赛鸽质量不高?饲养员养得不好还是负责训放的人偷懒耍滑了?这家伙还真走心了!

  抽着烟、喝着茶我俩聊起这个话题,我当时就告诉他,别找原因了,罪魁祸首就是你自己!这些鸽子从小就被你关起来了,没有适当的运动开发,心肺活量、新陈代谢、筋骨肌肉都处在初级阶段,现在都成型了很难再有所作为!

  李宁是体操天才吧?如果不从小经过系统、严苛的训练,筋都没抻开的情况下,你让他上场比赛做高难动作,别说拿金牌,不摔死就不错了!

  接着说鸽子的家飞。

  信鸽归巢靠的是哪种能力,这个问题到目前还没有定论,“太阳定位”、“地磁磁场”、“皮肤感应”甚至“嗅觉”林林总总,我更趋向“综合能力”归巢的观点。

  赛鸽长时间的日复一日的绕舍飞行中,有没有可能是熟悉和加强对“家”的位置概念的一个过程呢?如果这个“定位”假设成立的话,家飞对赛鸽归巢的影响就不言而喻了,这只是个假设或者探讨话题,没兴趣的朋友可以忽略。

  赛鸽经过“蹲房、开家”阶段、“自由家飞”阶段、“静养、换羽”阶段后就会进入“强制家飞”阶段了!

  “强制家飞”阶段是巩固前期几个阶段的成果,进一步提升赛鸽体能和新陈代谢水平的阶段,在此阶段,要注意循序渐进切忌“突飞猛进”、“一步到位”要让赛鸽有个适应过程,否则,欲速则不达造成赛鸽肌肉拉伤、韧带拉伤、肌肉乳酸堆积等负面效果。

  “强制家飞”阶段要更加注意观察赛鸽补充与消耗、超量与恢复之间的平衡关系。

  根据多年的实战经验,赛鸽“强制家飞“阶段比较难掌控的是找到赛鸽体能的临界点——也就是它的极限,以往笔者只是根据经验来判断,没有理论依据,第一个临界点——“假性疲劳”比较容易识别,第二个临界点——赛鸽新陈代谢的极限很难掌控,往往靠经验判断。

  写到这里就和题目有完全呼应了!

  道家老子曾经有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在《淮南子》中更是有“塞翁失马”的记载,也就是说看待问题要客观辩证,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往往在对立中会有统一。

  就赛鸽“新陈代谢水平极限”问题,我查阅过许多资料,咨询过许多专业人士和业界大咖,效果都不是很好,新冠疫情爆发后,一直宅在家里,在关注疫情发展的同时,查阅相关资料,在专业人士学术论述中竟然找到了赛鸽代谢水平提高的极限。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在以往的实战中,往往根据赛鸽的精神状态、粪便变化、肌肉变化等外在因素判断赛鸽代谢水平的极限,有点摸着石头过河的感觉,达不到精准,估计得不足就不能挖掘出赛鸽的最大潜质,如果“过火”,赛鸽精神状态、健康状态就有可能出现崩溃、对于关赛来讲,这是极其危险的。

  好了,絮絮叨叨、罗里吧嗦写了不少,再写就烦人了!

  感谢在拙文《我本将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留下评论的朋友们!尤其感谢:笑对人生、drm、cr456、hp123几位的留言。

  老汉施展“二指禅”神功两小时,写点东西真是不易,但能对一人有所助益,于愿足矣,“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不喜勿喷!老汉迷瞪一会去也……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