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信鸽中国>> 养鸽大学>> 信鸽医院>> 鸽病探讨>>正文内容

腺病毒来了 人人都成了老郎中

吐的人家多了起来!

    风清气爽的九月是个训鸽的好时节,大大小小的鸽户们都欢快地跑在路上。碰到周末,只要出动私训,在几个常放的点上总能遇到三二相识的鸽友。现在在上大笼公训之前,谁家不要跑出个五五六六来呢。

    俺已跑过四趟,头两趟十公里以内,情况还好,除只产生一名小伤兵外,无甚大碍。第三趟跑了个三十多公里,结果是鸽飞蛋打,差了不少。隔了两天,继续开拔,由于三十多公里上吃了个亏,于是这第四趟距离缩了点水,只拉到了二十九公里。结果本以为稳稳当当的,却又鸽失港城,这两站打落了一个小分队的鸽子,且在后面的几天里归的大多是伤兵残疾。今年的这头两站对俺的打击不可谓不大,特别有一羽提前指定的雨点鸽,是俺很喜欢的一只,结果昨天才归来,双腿腿骨尽断,靠翅膀支撑在地上活动,看得俺莫名地感伤起来。

    短短的几个初次私训就搞得如此狼狈,整得昨晚的俱乐部头站训放也没敢上笼。针对近期的现象,只能让鸽子在家休养,顺便清清毛滴虫、呼吸道。尽管每天早上棚里的鸽粪干燥起球、圆润饱满,但不明原因的近距失鸽,不得不让俺怀疑是鸽子本身上出了什么问题。鉴于此种情况,正好秋季的小雏们出生以来也还未系统性地清理过,于是走一遍程序,过一遍要求,也全当求个心安理得吧。

    群里聊天,已有人家开始了“吐”的程序。每到这个秋初的季节,腺哥总会不期而遇地来到鸽间。鉴于这种出现了十几年,且年年推陈出新的疫情,鸽友们往往只有自求多福。到底所谓的这种“腺病毒”是病毒型,还是细菌型感染的综合病症,至今也没有一个官方的说法与认证。而鸽友们人人也基本摇身一弯,成为了老郎中、老军医。腺病毒期间,个个都成为蒙古大夫,人人都手握独家秘方。

    在针对病疫方面,鸽友们基本都是敏而好学的。家乡的鸽友已经开始面对腺哥的到来,中午老肖打来电话,鸽儿已经开始吐了。另外一鸽友倒更是干脆,上了一站大笼后,本来归巢及速度都让人满意,兴奋期还未过头,第二天满怀激情地上棚里,却当头一棒,两只爱将直挺挺地僵掉有一会儿了。每年每棚的腺哥都不会以同一个面孔出现,疫病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显尖端了起来。如何能有效地防止及医治这个问题,看来鸽友们的路也还有点长。

    讲到这里,才想起今年秋季的疫苗工作还未进行。当然到了这个时候,来了也进行不了了。由于今年的这个新尝试,俺倒也多留了几手。其中一个在职业寄养棚当主教练的多年好友介绍了他近年来的防腺治腺利器,基本是控制住了腺哥的横行霸道之路。既有这样的好东西,当然俺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俺毫不客气地拿过三瓶,有备无患终是在打比赛前必须进行的事项,等产生问题才想起来找药探方,那时早已水过几秋了。

    看着一边鸽友们热火朝天的训放,再看看俺今天开始闭棚的小家伙,这种冰与火相融的急迫心情,倒也显得无奈起来。俺争取一周内做好毛呼系统基础性调理工作,争取在下个月初能跟上大部队的进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