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信鸽中国>> 养鸽大学>> 鸽坛飞羽>> 欧美名家>>正文内容

冠军当保姆

这是一个容易引发板砖的话题,但的确是真实的故事。一切源于养鸽之初的半个兽医,源于对于“好鸽子”的热爱,源于那颗不服输的心!

    开店之后,三只引自各地的“老冠军”先后摆在了我面前,首先是一只98年的红绛雄鸽,据主人说是荷兰的国家赛冠军,属于纯种的詹森红狐狸血统,因为在朋友那好几年不作育了才得以引入。握住此鸽能够感觉到其年轻时的康健,从无与伦比的身体结构能想象其曾经的辉煌,美轮美奂的眼砂结构彰显高贵,丝绸般柔滑的羽毛显现着与年龄不符的状态。毕竟这样的鸽子太少了,也想看看此鸽后代是怎么的,于是暗下决心想医治好它。可能出于不自信或是不相信,鸽主说如果医治不好的话只能杀掉了,这句话深深地把我刺痛了,这样的鸽子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机会得到的,得到是缘分应该珍惜,哪怕最终还是事与愿违也要给它一个安详的晚年吧!还好最后算是医治好了,因为它有了一只后代,但是此后便渺无音讯最终怎么样也不得而知。

    第二只是一只H省某市的幼鸽冠军,灰色的砂眼雄鸽体型较大,07年出生的一只很漂亮的鸽子,据主人说是杨阿腾配詹森做出,刚刚飞完幼鸽赛就被买了过来。在新主人手里曾经做出过俱乐部亚军以及市会8名等好成绩,因为家庭变故不再养鸽后辗转于朋友手中,即拿着鸽子来治疗的那位。谁知道在此后的两年时间里就没有做出过鸽子,现在的主人也是听其朋友说才过来试试看的,从他的眼神我感觉到了他对于这只鸽子的失望和对于原主人的不满,加之其有一搭无一搭的态度,我决定不去冒险治疗。婉转地给他说明了情况和介绍了几种治疗的药之后,想象着他能拿着鸽子立即走的情形,谁知他一语惊人:真的很难治愈吗?我肯定地点点头,他当即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要么送去收鸽子的那里杀掉,要么你收留它继续做实验,反正这只鸽子耽误了自己很久,早就该死了。”我很纠结无奈收留了此鸽,或许是鸽主的态度或许是性格使然,我一直没有试图治疗此鸽至今还做着保姆。

    第三只也是一只灰色的雄鸽,04年出生当年即获得4名,之后连续获得高位奖直至撞伤断掉了龙骨,而得到纯属偶然。去年引进了十几只来自名家的鸽子和6只鸽展上的外国原环,由于想尽快做出套挂特比环和交送公棚,就陆续去收鸽子的手里挑选身体强健的保姆回来。一次在我挑选了两雄两雌4只鸽子刚刚回到店里,后面就跟过来一个人,神秘地告诉我其中有一只是他刚刚送过去的,龙骨断了的一只大灰雄鸽是只冠军,因为撞断了龙骨“没有利用价值了”,如果想玩的话可以好好用,说不好能给你办大事。我听后像吃了个苍蝇般的恶心,首先应该尊重这只所谓的冠军鸽子,再就是别把自己的愿望强加于人,自己喜欢的才是最好的,你不说这些它是保姆,你说了这些它更是保姆,真正的好鸽子是不会出让的,何谈“没有利用价值”而惨遭淘汰?于是这只鸽子至今为止已经担当保姆重任很久了!

    这些过往虽然令人感觉悲催,但是不管怎样,有这样的鸽子做保姆我很满意,也算对得住那些高价引进的鸽子了。好之所以好,坏之所以坏,不尽相同的结果,但是能够顺其自然是我一直以来的不变做法,知天命不代表就是无谓的迷信,顺天意也不是刻意的改变,当真的学会坦然地面对一切,这些真的都是浮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